关闭
帖子主题:一个流氓去从军,认爹成皇子,晚年又认爹全家陪葬 共 4421 个阅读者 
  • 头像
  • 军衔:陆军上校
  • 军号:10029192
  • 工分:107761
  • 本区职务:会员
左箭头-小图标

一个流氓去从军,认爹成皇子,晚年又认爹全家陪葬

一个流氓去从军,认爹成皇子,晚年又认爹全家陪葬铁血网提醒您:点击查看大图
朱友谦闯江湖时不叫朱友谦,叫朱简,他原是个有罪的士卒,逃亡后混起了黑道,说白了就是当强盗。朱简不只抢王孙公子,他连行路人都抢。行路人穷得没有买路财,朱简就阎王爷不嫌鬼瘦,让他们把衣服脱下。因此,提起朱简,当地的商旅和行路人都愁眉苦脸,可又无可奈何。有一天,朱大当家黑道干腻了,想改行进入白道。他带着一群小喽啰,敲锣打鼓下山去了陕州,投奔节度使王珙,鸟枪换炮成了官军,好不威风。那时,王珙和老弟争地盘,搞起了窝内反。面对王小二的进攻,王老大一路败北,跑得脚后跟直打屁股。由于连续大败,军中缺人,招兵广告印了一摞,扔得满天飞。朱简带着一群哥们儿来投,乐得王珙照单全收。他可不知道,这位朱简是瞅着他的脑袋来的。王珙生性残酷,没有人心,而当惯了黑老大的朱简发号施令惯了,当然不愿让他在自己头顶指三画四。于是,他鼓动主将李璠翻身起来当主人:将军,我发现,现在有兵的人还得有地盘,您打了这么多年仗,麾下这么多能人,也弄块地盘呗!李璠早就对王珙的做派不满,因此他没经历什么心理斗争就采纳了朱简的建议。得到李璠的支持,朱简屁颠屁颠地带着一队人直冲进王珙府第。王珙还坐在办公室里忙着沙盘作业呢,朱简一刀,王珙就壮烈牺牲了。
当天,李璠乐呵呵地登上节度使宝座。论功行赏,朱简做了他的副手。可是,他们力量不行,仍打不过王小二。而且这次,王小二堂而皇之地竖起为他的阶级敌人兼哥哥报仇的大旗。无奈之下,李璠一纸降书,做了当时江湖霸主朱温的下属。白白得了个手下,朱温接到降书,高兴地准备了任命状。任命状还没送去,消息传来:李璠下岗了。原来,李璠前脚刚送走降书,窝里又发生了一场暴动,暴徒直冲军政府,带头的就是朱简。铁血网提醒您:点击查看大图李璠这才知道朱简当初鼓动自己出手的原因。他一看情况不妙,领导也不做了,撒丫子走人,走上了流浪的康庄大道。于是朱简坐上李璠的位子,享受起了军区司令的待遇。那时,大唐王朝即将分崩离析,谁有兵谁就是爷,没兵的就是孙子。朱温兵力最强,因此做了中原霸王。当他得知李璠当犀利哥去了、朱简上岗了,便把任命书上的姓名一栏一刮一改,任命朱简做陕州节度使。朱简名正言顺成了一个军区司令,过上了出有车、食有鱼的上将生活。而狡猾的朱温没花一分钱,就让朱简这个前黑帮大佬对自己感激涕零。朱简想报恩,想狠狠拍朱温的马屁。不久,机会来了。一个军阀胆大包天,竟把名义元首唐昭宗撵出长安,昭宗因迫于其威势,封其为王。朱温听了,马上做出一副怒不可遏、主持正义的样子,带着大部队去攻打这个军阀,打罢,回军经过陕州。朱简逮住机会,组织啦啦队来到路边热烈欢迎,自己则弯着腰把朱统帅迎进自己的府第。马上,一队美女花枝招展地扑过来,一个个春光满面,给朱盟主送来一串糖衣炮弹。朱简知道朱温就好这一口,他不但让美女们去做三陪,自己也加入三陪队伍——陪吃,陪乐,陪闲逛。
他认为自己巴结得还没达到极致,于是,一次趁朱温高兴时,他扑通一声跪下去,抱着朱温的腿就喊爹。他眼含热泪地告诉朱温,自己爹妈早死,自己成为孤儿,现在能有这样的富贵生活,都是朱盟主赐予的,幸亏我也姓朱,和盟主同姓,我愿改名,做你老人家的儿子。朱温第一喜欢美女,第二喜欢收干儿子。现在竟然有干儿子送上门来,物美价廉,他哪有不收的道理?他呵呵大笑着拉起朱简,将其收为养子。朱温的儿子和养子很多,都以“友”为排行,朱简的履历从此也就改为填写“朱友谦”。朱温精于算计,自己收个养子,也廉价收下了陕州这块地盘。朱友谦更暗暗直乐,几声干爹一喊,以后自己就可能做一位王爷了。因为,看老朱的走势,八九不离十是会称帝的。果然,不久,朱温一脚把唐朝踢翻,自己登基,建立后梁。朱友谦也水涨船高,升为中书令,封冀王。朱友珪也是朱温的儿子,不是养子,是毫不掺假的亲儿子。朱温当皇帝不久就突发异想,想把帝位传给干儿子,朱友珪知道了当然不服,带着一队敢死之士冲入宫中,刀子一挥,把老爹当猪一样宰了,自己当了老大。之后,他特别担心兄弟们不服,尤其是朱友谦有兵有权,更让他放心不下。因此,他很快就下旨给朱友谦,说自己很思念这位干哥哥,让他进京,大家叙叙旧,拉拉家常。
朱友谦不傻,他知道,一旦进了京,只怕自己这辈子再难出京。再加上,朱友珪当皇帝,他心里也很不平。不平的结果很直接,他再次华丽转身,投靠了后梁的死对头李存勖。朱友珪知道后一拍桌子,派出军队,准备武力剿灭这位干哥哥。朱友谦面对后梁大军,不敢怠慢,立刻跑到李存勖那儿请求救兵。为了取得李存勖的信任,他故意酒后装醉,睡在李存勖帐中,呼噜呼噜打鼾。这样做无外乎是告诉李存勖:瞧瞧,我们已好得像穿一条裤子了,我特别相信你,一点儿都不防备你。李存勖果然信了。他对手下人道:“冀王虽甚贵,然恨其臂短耳!”也不知他是从哪本相书上读的相法,得出这么个破结论:臂短又怎么的?难道不会抓权力吗?他错了,恰恰相反,朱友谦利用自己那双短臂,在后梁和李存勖之间打起太极,左右逢源,四两拨千斤,大捞好处。这时,梁末帝替老爸报仇,已经杀了自己的哥哥朱友珪,登上帝位。朱友谦知道了,马上送去一份贺信,向他的这位干弟弟暗送秋波,投怀送抱,重新成为后梁大臣。同时,他也和李存勖藕断丝连,保持着过去的关系,梁末帝和李存勖对他的做法都洞若观火,却又无可奈何。后梁和李存勖夹河对峙,双方都已精疲力竭,谁也不敢得罪手握重兵的朱友谦,怕又树一个强敌。朱友谦便借此时机玩尽手段,把算盘珠子拨得噼里啪啦,大耍手腕,两头讨价还价。公元920年,他瞅准后梁和李存勖激战正酣、无力他顾时,突然出兵,袭击后梁的同州节度使,占有这块地盘后,他竟然上表梁末帝,要求兼任同州节度使。梁末帝对其先斩后奏的行径实在忍无可忍,一口回绝。等他想明白自己是被朱友谦往对方那里逼时,已经晚了。朱友谦嘿嘿一笑,挥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,再次竖起叛旗,从此和后梁掰了,正式依附李存勖。公元923年,李存勖接受参谋长的建议,甩开正面的梁军,带着大队人马渡过黄河,兵锋直指洛阳,最终逼得梁末帝自杀,后梁灭亡,他自己称帝,即后唐庄宗。
然后,庄宗回过头,悄悄打量起朱友谦来。当时后梁刚灭,后梁兵民的对立情绪还暗暗存在,庄宗对朱友谦也心存忌惮。在后梁势力没完全消化前,对朱友谦,他还必须采取拉拢办法,架起高射炮,把糖衣炮弹一发接一发地使劲射过去,打得朱友谦乐得找不着北了:首先,庄宗封朱友谦为西平王,加太尉;接着,任命朱友谦家的大少爷为同州节度使,间接承认朱友谦拥有两镇,满足了其向梁末帝提出却没实现的愿望。铁血网提醒您:点击查看大图后梁刚亡,梁末帝尸骨未寒,朱友谦马上屁颠屁颠地赶到洛阳,扑通一声拜倒在庄宗面前,高呼万岁。他也没忘了自己的必杀技——认干爹。他再次提出要求,希望改姓:朱姓实在窝囊,他希望自己能姓李,做庄宗的干儿子。庄宗当时38岁,而朱友谦已成老头,亏他厚着脸皮能说得出来。让他大喜的是,庄宗满口答应他的要求,收下了他这个比自己年长很多岁的干儿子,赐名李继麟。既然是干爸爸,对干儿子就应大方,庄宗对朱友谦“赐予巨万”,让朱友谦被金钱狠狠撞了一下腰。好事远不止此,庄宗还赐给这位干儿子免死金券,又让他家大少爷、二少爷都当了节度使,“诸子及其将校为刺史者十余人,恩宠之盛,时无与比”,就连庄宗的那位参谋长也得看朱友谦脸色。不过,这些都是表面文章,只是庄宗一种手段。别看庄宗是个勇将,其实他还有点儿政治家手腕,他用的是“将欲取之,必先予之”的策略:先稳住朱友谦这个变色龙,猪得养肥了再杀。
庄宗表面上对朱友谦非常好,一天不见如隔三秋,见了面则一脸慈爱,拍着膀子喊着干儿殿下,比亲儿子还亲。其实,他心里仍然记恨着这个家伙,记着他是怎么背叛后梁,并给梁末帝头上抡上一棒的。当然,他更记得,当年自己和梁末帝江湖论剑一决雌雄时,这家伙是如何骑墙的。庄宗清楚,在朱友谦心中没什么是非标准,有的只是个人利益,一旦自己不能给他带来好处,那么梁末帝的过去就是自己的将来。他想,条件成熟后,还得把这个老家伙灭了。可是,要杀这个骑墙老手,还得有个光明正大的借口,否则难以服众。这个借口,不久就自动送上门了。朱友谦贪婪,不只贪权,更贪钱。他来路不明的财产堆满了库房,吸引了庄宗宠信的伶人们的目光。他们组织了一个辩论团,对朱友谦旁敲侧击,轮番点拨,希望他拿出点儿钞票,奉献进他们的腰包。可是朱友谦牛眼一瞪,一句话:要命可以,要钱没门。伶人们颐指气使惯了,被拒绝后自然恨得牙巴骨痛,他们经常在庄宗耳边说朱友谦要造反。庄宗将信将疑,于是令人伪造了一封造反书信,说是朱友谦写的,送到庄宗手里。庄宗看了信,大喜,立刻拿着造反信上朝,问都不问一句,派出手下大将,带着大军一溜烟赶去围住朱友谦府邸,将朱友谦扯出来,说皇上给他换个宅子。朱友谦乐呵呵的,以为干爸爸要再次奖赏他,骑着马当头就走。待到走到一处巷道里,跟在后面的人脸色一冷,刀光一闪,朱友谦人头落地。他的那几位节度使公子哥们儿还有部下战友则一个都没跑掉,滚汤烫老鼠,一窝端。朱友谦的家小百余口也全部被杀。临刑前,朱友谦的老婆拿出庄宗赐予自己的免死铁券质问监斩官:“此皇帝所赐也,不知为何语!”她仍寄希望于那块破铜烂铁,可惜,铁券在庄宗眼中不过是一个道具而已,一个能暂时稳住资源墙头草的道具。墙头草已经覆灭,现在,那铁券连熔掉打把菜刀的价值都没了。
本文作者|余显斌文章来源|《百家讲坛》杂志
延伸阅读: 将军令 袁思雯 少帅
      打赏
      收藏文本
      19
      0
      2017/6/19 13:21:48

      网友回复

      左箭头-小图标
      像这种文章充其量是奇闻异事,甚至于本身就是野史,平时读来消遣一下罢了。真正的历史决不能带出作者的感情色彩,历史都是平铺直叙,否则就只能是戏说!
     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[请参与手机体验]
      2017/6/19 22:33:45
      我要发帖
      总页数11页 [共有2条记录] 分页: 1
       对一个流氓去从军,认爹成皇子,晚年又认爹全家陪葬回复